•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

        【中國稅務報】資金定期“聚”“散”,有生意,還是有深意?2022.7.26

        資金定期“聚”“散”,有生意,還是有深意?

        2022年07月26日 作者:黃清華 馬濤霞 李仕林 本報記者 郭勇

        快遞企業每天業務處理量逾百上千,現場核查未能取得企業原始業務數據,這使案件后續調查增加了難度!下一步調查怎樣核實企業的業務情況?從何處入手查證企業的真實收入?檢查人員陷入了沉思……

        國家稅務總局臨沂市稅務局稽查局根據舉報線索,對L快遞公司實施稅收核查。面對企業人員不配合,企業電子營運信息無法調取等不利局面,檢查人員深挖賬簿數據,追查資金線索,通過內查外調,最終查明了該企業檢查期內隱匿1.8億多元收入未申報的違法事實。

        月結清單牽出收入“缺口”

        2021年9月,臨沂市稅務局稽查局收到一封舉報信。來信實名舉報當地一家名為L快遞公司的企業偷逃巨額稅款。舉報人還隨信提供了該企業部分年度的快遞業務月結清單5000多份。稅務檢查人員分析舉報內容后,認為舉報線索指向明確,有較高可信度,決定先成立案源分析組,對該企業情況進行初步分析和核查。

        L快遞公司主要在臨沂市開展快遞和物品遞送等服務業務,企業性質為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王某,是增值稅一般納稅人企業。近年來,隨著臨沂線上購物和電商活動的快速發展,該公司經營收入和業績呈現穩步上升狀態。

        案源分析組從征管軟件中調取該公司2017年1月至2020年12月的申報數據和開票信息資料進行了初步分析,發現該企業經營期間,均正常進行納稅申報,涉稅指標也無明顯異常。

        檢查人員對舉報人提供的資料進行了篩分和整理,從中選取數據較為齊整的2018年5月的業務清單,對企業的月結數據進行了統計,發現該公司當月結算金額為2100多萬元,但在征管系統中,當月該企業申報的收入卻僅為1232.5萬元,“缺口”竟達800多萬元。

        檢查人員認為,快遞企業的服務對象眾多,除企事業單位外,還有大量零散的個人消費者。在經營過程中,每筆快遞費用金額小,并且絕大多數消費者都不索要發票——這一經營特點使企業具有隱匿銷售收入的操作空間。抽樣分析顯示,企業月結清單數據與企業申報信息差異巨大,該公司具有較大隱匿收入嫌疑。

        鑒于案源涉及稅款金額較大,臨沂市稅務局稽查局決定立即成立專案組,對L快遞公司立案調查。

        檢查人員綜合考慮快遞企業經營特點、網點位置等因素后,制訂了核查行動方案,成立兩個核查小組分別實施突擊核查工作:一組人員赴企業辦公地檢查,依法調取L快遞公司檢查期內運營信息、快遞電子信息系統數據、賬簿資料等經營核算信息和企業銀行對公賬戶單據等資金流水數據,從中尋找線索和違法證據;二組負責對企業在市內的部分營業網點進行核查,調取運營平臺管理數據、網點運營數據和月結客戶結算信息等資料。

        殘缺不全的營運數據

        兩個核查小組按照檢查預案,同步對L快遞公司辦公地和營業網點實施了突擊檢查。在對L快遞公司財務室實施檢查時,檢查人員在企業電腦中發現了一個快遞業務管理系統。

        檢查人員了解到,在快遞企業日常運營中,該系統可接收處理和存儲一線快遞人員的收件、派件業務明細信息。檢查人員心中一喜,如能取得這些信息,那么即可獲得企業日常真實運營情況。但登錄該系統后,檢查人員發現該系統僅能查詢企業近3個月的經營數據,企業近幾年的經營信息卻無法獲取。

        對此,企業財務人員解釋稱,由于快遞行業的業務數據量太大,而業務系統內存容量有限,為提高系統運行速度,企業只留存近幾個月的營運業務信息。

        不僅營運數據少,檢查人員還發現,該企業財務部門電腦中竟然沒有安裝財務核算軟件,也沒有財務部門的相關電子核算數據等核算資料。企業財務人員對此的解釋是,快遞行業經營信息多但核算并不復雜,日常經營中小單日清,大單月結,財務人員整理業務數據定期填制各類憑證、報表即可,不需要使用電子賬套和財務軟件來核算,因此該公司沒有電子核算資料。

        檢查過程中呈現出的種種跡象,讓檢查人員感覺到,似乎L快遞公司法定代表人、財務人員已知道可能有稅務檢查人員要來核查,提前采取了一些“措施”。

        在此情況下,檢查人員加快了核查速度,他們隨機應變,調整了檢查方向,將檢查重點集中到全面調取企業賬簿和憑證方面,依法迅速調取了該企業2017年—2020年度會計賬簿、憑證、銀行回執單等總計共14箱紙質經營資料。所幸,在此過程中未再出現大的波折。

        快遞企業每天要處理的業務量、面對的消費者成百上千,沒有獲取到原始業務運營數據等資料,無疑為后續的案件調查增加了難度。

        下一步,如何查證L快遞公司的真實業務情況?怎樣核實企業檢查期內的真實收入呢?檢查人員在回程中,陷入了沉思……

        在另一個核查方向,負責到企業營運網點進行核查取證的檢查人員,也未達到預期目的。檢查人員發現,該企業的營運網點雖然有業務管理系統,但也僅保存了近3個月的明細業務數據,而這些信息對核查價值有限。

        可疑賬戶發現不明匯款

        面對入戶核查未達預期目標的情況,專案組經過研討,決定從現場調取的企業檢查年度大量會計賬簿資料入手,通過對業務憑證及其附件進行查驗和分析,逐項比對銷售收入、銷項發票和收款明細,核實企業業務情況,尋找線索和證據。

        功夫不負有心人。

        不久,檢查人員從堆積如小山的企業憑證和單據附件中,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

        檢查人員發現,L快遞公司確認收入的憑證附件中,銀行收款回單中頻繁出現幾個個人賬戶,而且匯款時間都集中在月底確認收入那幾天。這幾個定期向企業匯款的個人是什么人?是企業的大客戶嗎?

        經過大量信息比對和核查,檢查人員發現,這幾個賬戶的持有人竟是L快遞公司的股東張某和財務人員劉某。

        一般來說,向快遞企業銀行賬戶付款的應是寄件方和投運人,為什么公司的股東和財務人員會常態性向企業賬戶支付大筆款項呢?這些資金是什么錢?

        帶著疑問,檢查人員依法調取了張某、劉某的兩個涉案個人賬戶資金流水數據,經過檢查發現,檢查期內這兩個賬戶曾從多個賬戶取得幾十萬筆額度較小的零散收入。每月月底,這兩個賬戶都會將10萬元~20萬元的資金,轉賬到該公司的對公賬戶。賬戶中剩余的資金,則均轉入企業法定代表人王某賬戶。

        至此,案件調查終于打開了一個突破口。

        沿著這條線索,檢查人員繼續深挖,他們擴大調查范圍,發現股東張某和財務人員劉某手中還有6個個人銀行賬戶與涉案企業有較為密切的往來。于是,以這些銀行賬戶為線索,檢查人員先后對轄區4家涉案商業銀行進行了外調,分別對股東張某和財務人員劉某的其余6個涉案個人賬戶的資金流水進行了調查。

        經核查,檢查期內,張某、劉某這另外6個私人賬戶的資金流水情況,與之前二人的兩個賬戶如出一轍:每月從多個賬戶,收取了大筆小額費用,集納到一定數額后,均在一個固定時間,以轉賬方式對資金進行分流,其中一部分轉入企業對公賬戶,而另一部分則轉入企業法定代表人王某賬戶。

        經估算,檢查期內,張某、劉某匯入王某賬戶的資金,總額高達1億多元。

        流水的“匯聚”與“分流”

        個人賬戶顯示出的分流資金圖,表明L快遞公司具有隱匿收入重大嫌疑。但面對個人賬戶中海量的銀行流水數據,如何確定8個個人賬戶中的大量的小額匯入費用即是企業收取的快遞業務收入呢?

        檢查人員在調查中聽聞,涉案企業快遞人員收取快遞費用時,均采取向用戶出示收款碼的方式,由用戶掃碼支付。于是,他們對L公司部分人員進行了詢問調查,并對快遞員手中的收款碼進行了核查。經查,快遞人員使用的收款碼,其背后關聯的收款賬戶即是張某和劉某的8個個人銀行賬戶。同時,經調查證實,近幾年企業開展快遞業務過程中,這些收款碼均未發生過變化。

        隨后,在相關銀行的大力協助下,檢查人員對劉某、張某8個個人銀行賬戶的資金流水信息進行了仔細篩分、分析和匯總。在此過程中,他們發現有不少匯款備注信息中均有“快遞費用”字樣。為確保查證無誤,檢查人員以出現頻率較高、金額較大為標準,從匯款賬戶中重點抽選了60個賬戶進行了定向調查。最終的核查結果顯示,這些向張某和劉某賬戶匯款的賬戶的持有人,均是曾接受過L快遞公司服務的客戶,他們支付的款項均為快遞業務費。

        完成調查取證后,檢查組約談了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面對檢查人員出示的證據,王某無可反駁,承認了企業通過企業人員個人賬戶收取快遞費用,隨后定期進行分流,只將其中一部分收入進行申報,以此少報收入少繳稅款的違法事實。

        經查,2017年1月至2020年12月期間,L快遞公司通過個人賬戶收款,體外循環隱匿銷售收入方式,累計少申報銷售收入1.84億元。針對企業違法行為,經臨沂市稅務局重大稅務案件審理委員會集體審理后,臨沂市稅務局稽查局依法將L快遞公司行為定性為偷稅,并作出追繳稅費1125.31萬元,加收滯納金,并處罰款534.99萬元的處理決定。目前,案件相關稅款已全部執行入庫。

        “開源”“截流”,封堵違法空間

        2022年07月26日 作者:國家稅務總局臨沂市稅務局局長 申瑞芳

        稅案評析

        本案是一起新興行業企業隱匿收入、逃避納稅的典型案件。涉案企業利用其服務對象大多為個人消費者、大多數客戶不索取發票之機,使用關聯多個企業人員個人賬戶的收款碼收取業務費用,少報銷售收入逃避納稅,涉及金額巨大,其違法行為具有一定典型性和代表性。

        本案中展現出的行業企業的一些違法特點和方式,對稅務機關今后加強行業稅收監管,具有一定參考意義。為防范、遏制此類違法行為發生,防止稅款流失,稅務機關應采取以下措施加強行業企業監管。

        其一,加大企業運營數據采集分析力度,完善企業涉稅指標體系,及時識別企業申報問題??爝f企業有其獨特的運營特點和方式,其每一筆快遞業務都會生成唯一的面單信息,并通過快遞員的掃碼槍傳遞到企業管理平臺,這些信息是企業日常管理和核算盈虧的重要數據。

        為強化快遞企業稅收監管,針對快遞企業這一運營特點,稅務機關應建立行業企業運營信息定期采集分析制度,要求轄區快遞企業留存一定期限的運營數據備查。稅務人員采集企業運營數據后,結合郵政管理部門提供的快遞行業業務和收入數據等信息,利用行業分析軟件和大數據技術,對企業申報信息真實性開展針對性分析,以此提高稅收監管效能。

        其二,將企業收入通道納入監管視線。本案中,涉案企業利用個人賬戶分流大量“掃碼”收入,逃避納稅的做法并非個例。為加強行業企業監管,有效防止類似分流、隱匿營運收入情況出現,稅務機關在日常管理中,除應加強快遞企業對公賬戶審核、備案等工作外,還應著重了解、掌握企業日常運營中“掃碼”收費渠道的情況,并將其納入監管范圍。

        主管稅務部門可完善企業賬戶備案制度,要求快遞企業將“掃碼”收費的關聯銀行賬號向稅務機關申報備案。同時,加強與銀行等部門的協作和聯動,及時掌握企業銀行賬戶開戶、信息變更等情況,通過稅收共治,進一步增強監管能力。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大俠既然來過,何妨留下墨寶)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1. 實務法規
        2. 老板法稅顧問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欧美高清无线视频传输系统,XXXX videosHD,四大美人的艳史完整版
      1.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2.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