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

        【中國稅務報】“不申報”線索牽出“莫須有”工程 2022.8.30

        “不申報”線索牽出“莫須有”工程

        2022年08月30日 中國稅務報

        作者:莊平 陳敏 本報記者 曾霄

        企業遲遲不辦理土地增值稅清算申報。檢查人員核查時,發現該企業管理混亂、人員離職、項目關鍵材料丟失……面對項目成本無法確認和核查遇到的種種困難,檢查人員如何破局?

        國家稅務總局廈門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以下簡稱“第二稽查局”)根據稅源管理部門移交線索,查處了一起房地產開發企業虛增開發成本偷逃稅款案件。涉案企業廈門H房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廈門H公司”)在檢查所屬期內拒不辦理土地增值稅清算申報,并虛增房地產開發成本3740萬元。針對其違法行為,稅務機關依法對其作出補繳稅費2.15億元、加收滯納金、罰款2629.92萬元的處理決定。目前,案件的執行工作仍在進行中。

        1 拒不辦理清算申報的企業

        2019年底,第二稽查局接到稅源管理部門移交的一條涉稅疑點線索:廈門H公司收到稅務機關的土地增值稅清算通知后,在規定期限內并未辦理清算申報,企業在接到稅務機關責令限期改正的通知后,仍拒絕辦理清算申報。

        線索資料顯示,稅源管理部門曾對廈門H公司發出《稅務事項通知書》,告知廈門H公司,其開發的T項目已轉讓的面積占整個項目可售建筑面積的比例達到了85%以上,已符合土地增值稅清算條件,稅務機關要求企業自收到通知書之日起90日內,依法辦理土地增值稅清算手續。但廈門H公司收到通知后,并未在規定期限內辦理T項目土地增值稅清算申報。稅務機關稅源管理部門隨后又兩次發出《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但該公司仍未進行土地增值稅清算申報。

        第二稽查局分析線索信息后認為,廈門H公司接到稅務機關多次通知而拒不申報,按照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相關規定,其涉嫌偷逃稅款,于是決定立即對企業立案調查。

        檢查人員了解到,廈門H公司成立于2010年,主要從事房地產開發經營業務,在當地開發了幾個較大的樓盤項目。廈門H公司此次拒不辦理土地增值稅清繳的T項目共18層,地上15層,地下3層,總可售面積逾10.4萬平方米,主要用于酒店、商業經營和辦公等用途。該項目于2011年1月開工,2014年12月竣工驗收。項目的主體工程基坑支護工程(保證地下結構施工及基坑周邊安全的工程)施工單位為江西Z建設公司,地下室及上部主體工程施工單位為廈門C建設集團。

        就在稽查部門準備進一步調查企業涉稅業務情況時,廈門H公司向其主管稅務機關遞交了一份由北京Y稅務師事務所廈門分部出具的《T項目土地增值稅清算稅款鑒證報告》(以下簡稱《鑒證報告》)。這份《鑒證報告》顯示:經北京Y稅務師事務所廈門分部鑒證審核,廈門H公司開發的T項目,應繳土地增值稅稅額為3.1億元,企業已繳稅額為1.4億元,應補繳稅額1.68億元。

        檢查人員仔細審核這份《鑒證報告》后發現,這份報告中存在項目清算截止日期錯誤等明顯問題。此外,廈門H公司雖然遞交了《鑒證報告》,但是企業隨后卻仍未按稅務機關要求依法進行土地增值稅清算申報。企業為何舉止異常?相關項目和涉稅業務究竟是什么情況?

        稽查人員決定繼續按計劃對企業實施核查。

        2 消失的資料,蹊蹺的工程

        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后,檢查人員決定首先對該企業進行實地核查,通過現場調取企業賬簿和原始經營資料,打開調查突破口。

        在現場檢查的過程中,檢查人員發現,廈門H公司的注冊地與實際經營地為同一地點,但辦公現場卻僅有法定代表人陳某和一位內勤人員在場。辦公地點雖設有保管工程項目資料的檔案室,但保存的工程資料卻并不多,其中未發現T項目的相關資料。當檢查人員要求陳某提供T項目的相關資料時,陳某稱,廈門H公司最近因企業股東發生變更和企業內部調整等原因,員工流動頻繁,了解T項目情況的員工基本都已離職,她本人也是在T項目結束之后才擔任法定代表人一職,因此對T項目資料的相關情況并不了解。陳某還表示,如果詢問T項目具體事宜,可聯系廈門H公司前任法定代表人吳某。

        在此情況下,檢查人員隨機應變,將檢查重點轉移到了核查廈門H公司與T項目相關的財務賬套資料上。

        在查閱企業電子賬套、憑證和鑒證報告的過程中,檢查人員發現,T項目在建設過程中,除有一筆金額3108.65萬元的基坑支護主體工程支出以外,還有一筆金額為2800萬元的名為基坑支護零星項目的工程支出。企業賬目顯示,這個基坑支護零星項目是由一家名叫泉州J建筑公司的企業負責施工。

        按業內常規,基坑支護零星項目由于不確定性較大和不好整體計價,一般是按照工程實際用料及施工的具體情況進行費用結算,因此最終結算金額是整數的情況極為少見。此外,由于基坑支護零星項目工程量較小,其任務只是對基坑支護主體工程進行維護和增補,因此該項目的支出一般均不高。但是T項目中,基坑支護零星項目的支出竟然達到了基坑支護主體工程支出的90%,這一點也明顯不符合建筑施工業常規,十分可疑。

        2800萬元的基坑支護零星項目工程支出是真,是假?T項目的開發成本還有沒有其他問題?隨著核查的深入,檢查人員心中疑惑漸重。于是,他們決定加大企業基坑支護零星項目的核查力度,并對T項目的開發成本構成進行仔細檢查。

        但了解T項目情況的企業前法定代表人、財務人員及工程人員均已離職,企業現存資料又不完整,下一步,檢查從何處入手打開突破口?檢查人員陷入了沉思……

        3 溯源調查拆穿虛擬工程

        在對企業狀況和T項目建設情況進行分析研討后,檢查人員決定通過外圍調查的方式,核查T項目中基坑支護零星項目的真實情況。

        檢查人員兵分兩組,一組人員前往住建部門開展外調,獲取T項目的建設備案資料,同時約談詢問項目施工企業了解情況;另外一組人員則前往銀行,查詢核實廈門H公司資金流向情況。

        在住建部門的大力支持下,檢查人員查閱了T項目的相關建設備案資料。他們發現,T項目建設時,其基坑支護工程的建設時間共1年零3個月。該項工程竣工后的《T項目基坑支護工程監理質量評估報告》顯示,施工單位江西Z建設公司出具這份報告時,已完成了T項目基坑支護工程施工的全部約定內容,并且工程的渣土清運等工作均已結束,江西Z建設公司已如約將施工現場移交給了T項目的主體建筑施工單位廈門C建設集團。檢查人員在住建部門的建設備案資料中,并未找到T項目基坑支護零星項目的備案信息。

        檢查人員隨后對廈門C建設集團進行了針對性核查。該企業向檢查人員提供了《與T項目基坑支護施工緊密配合的工程項目情況說明》。據企業人員介紹,江西Z建設公司承包的基坑支護項目開工和結束時間,確如《T項目基坑支護工程監理質量評估報告》所載,江西Z建設公司當時確實按約定向廈門C建設集團交付了完工的基坑支護項目,該公司后期并未再開展基坑支護零星項目。廈門C建設集團在隨后的施工過程中,也從未與泉州J建筑公司有過施工業務聯系及任何往來。

        此時,另外一組負責調查企業資金往來情況的檢查人員也有了收獲。

        他們核查廈門H公司賬戶時發現,該企業檢查期內確實曾通過對公賬戶支付給泉州J建筑公司工程款2800萬元。但深入追蹤企業資金流后,檢查人員發現,泉州J建筑公司收到該筆款項后不久,就將款項分批轉入了一個名為張某的個人銀行賬戶。經調查,此人是廈門H公司的原副董事長和股東,而轉入張某賬戶的資金,隨后又分批轉入多名該公司股東賬戶。

        至此,廈門H公司虛擬基坑支護零星項目工程業務、虛構支出成本的違法行為浮出水面。

        隨后,檢查人員約談了廈門H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某,面對檢查人員出示的各項證據,無法自圓其說的陳某,最終承認了該公司虛構建安業務,虛增建筑成本2800萬元的違法事實。

        在對T項目建設成本進行擴展調查的過程中,檢查人員還發現廈門H公司存在虛列景觀工程成本940萬元,以及企業無償借款給關聯企業,但未按規定作視同銷售處理,少計利息收入3475.36萬元等違法問題。

        檢查人員根據核查確定的企業虛增成本情況,對該公司應繳土地增值稅進行了核算,最終確認,企業需補繳的土地增值稅應為1.91億元,而不是其提供《鑒證報告》中所稱的1.68億元。

        經查,2010年8月至2020年12月期間,廈門H公司未依法按期對企業建設的T項目進行土地增值稅清算,并存在虛列T項目基坑支護零星項目工程成本2800萬元;虛列T項目景觀工程成本940萬元;借款給關聯企業,少計算利息收入3475.36萬元等違法行為。第二稽查局依法將廈門H公司虛列成本的行為定性為偷稅,對該企業作出補繳土地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等稅款2.15億元,加收滯納金,并處罰款2629.92萬元的處理決定。

        凝聚查管合力 提升查打效率

        2022年08月30日 作者:國家稅務總局廈門市稅務局第二稽查局局長 葉文偉

        ■稅案評析

        本案是一起房產開發企業虛增項目開發成本逃避繳納稅款的典型案件。涉案企業通過虛構基坑支護零星項目、園林景觀工程項目的方式虛增房地產開發成本3000多萬元。雖然巧立名目,但企業兌水的施工成本仍未逃過檢查人員銳利的雙眼,違法行為最終被查得水落石出。

        本案中,涉案企業以各種理由拖延,遲遲不辦理土地增值稅清算申報,在稽查部門介入后,才慌忙委托稅務師事務所出具涉案項目的土地增值稅清算鑒證報告。面對稽查部門的檢查,涉案企業人員以資料不全、人員離職、不清楚業務情況為由推脫,使案件核查一度受阻。在此情況下,檢查人員及時轉換調查方向,加大了外部核查取證力度,通過從住建部門調取項目備案資料、與項目主體施工企業核實工程細節、查證企業賬戶證實支付虛假……最終用翔實的證據,確認了企業虛增開發成本的違法事實。

        本案涉案企業的違法行為被識破和查處,與征管部門及時向稽查部門傳遞相關線索和信息密切相關。加強管查互動,不僅可使稅務稽查部門擴展案源信息采集面,及早發現涉稅違法苗頭,查處涉稅違法活動,防止稅款流失,也可促使稅源管理部門發現征管漏洞,通過及時完善征管措施,加強行業企業針對性管理,提高稅收監管水平。因此,稅務機關應進一步建立完善管查互動機制,以提高稅收監管核查效能。

        稅務機關應有效利用征管軟件系統,建立完善內部管查互動信息平臺,暢通管、查部門的信息溝通傳遞渠道,理順崗位和信息處理流程,進一步提高發票協查、涉稅疑點分析傳送、案源移送等工作效率。通過暢通管查信息交換和溝通渠道,解決疑點多頭分析、重復入戶、核查效率低等問題,增強異常企業識別分析、行業稅收核查和涉稅違法行為的聯防聯打效能。此外,稽查、稅源管理和風控等部門還可通過定期組織業務聯席會、典型案件分析會等方式,通報典型案件,分析違法手段、探討行業稅收問題解決辦法,共同提高管查業務水平。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大俠既然來過,何妨留下墨寶)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1. 實務法規
        2. 老板法稅顧問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欧美高清无线视频传输系统,XXXX videosHD,四大美人的艳史完整版
      1.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2.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