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

        【挪用資金罪】未經股東會決議、大股東馬某將1091.33萬元出借給其控制的關聯企業,構成挪用資金罪,判刑3年:(2017)皖0621刑初293號、(2019)皖06刑申16號

        導言:

        1)案件詳情。2012年6月14日,被告人馬某與劉橋鎮財政所共同發起設立劉橋建投公司,馬騰飛持股比例80%,劉橋鎮財政所持股比例20%,由馬某任法定代表人。2012年12月23日,劉橋建投公司與劉橋鎮政府簽訂關于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一至四期規劃建設商鋪的開發銷售協議,約定由劉橋建投公司對外銷售上述商鋪,商鋪的建安工程成本由劉橋建投公司全部收回后返還給劉橋鎮政府,銷售利潤按劉橋建投公司持股比例進行分配。2013年2月25日,馬某將其持有的劉橋建投公司部分股權轉移至劉某名下,仍由馬某任公司法定代表人。2013年2月至2016年3月,劉橋建投公司共收到上述搬遷安置區的商鋪銷售款2088.5244萬元。在此期間,馬某利用其職務便利,個人決定以公司名義,將劉橋建投公司管理的商鋪銷售款累計1091.326858萬元出借給由其實際投資、控制的淮北億園公司和蕭縣飲馬泉公司,用于兩公司的經營活動;另以公司名義陸續向合肥合富公司拆借資金累計397余萬元。

        2)馬某主張:劉橋建投公司系其個人投資的個人獨資企業,作為實際投資人,該公司與同為馬某投資(實際控制人)的淮北億園公司、蕭縣飲馬泉公司之間的款項往來不是挪用資金行為。

        3)法院判決:馬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1091.33萬元用于本人投資企業的經營活動,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挪用資金罪,判刑3年。

        馬騰飛挪用資金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    2018-11-20

        安徽省濉溪縣人民法院刑 事 判 決 書

        (2017)皖0621刑初293號

        公訴機關安徽省濉溪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馬騰飛,男,漢族,1967年2月26日出生于安徽省亳州市,大學??莆幕?,濉溪縣劉橋建設投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經理,戶籍地淮北市相山區,住淮北市相山區。因涉嫌犯挪用資金罪于2016年3月25日被濉溪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4月27日被濉溪縣公安局取保候審,同年11月25日被濉溪縣人民檢察院取保候審,2017年6月15日被本院取保候審。

        辯護人楊塵,安徽佑安律師事務所律師。

        濉溪縣人民檢察院以濉檢刑訴[2017]258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馬騰飛犯挪用資金罪,于2017年6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適用簡易程序,后因出現不宜適用簡易程序的情形,轉換為普通程序,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濉溪縣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唐某1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馬騰飛及其辯護人楊塵到庭參加訴訟。期間,經濉溪縣人民檢察院建議,本案延期審理二次?,F已審理終結。

        濉溪縣人民檢察院指控:2012年12月23日,濉溪縣劉橋鎮建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劉橋建投公司)與濉溪縣劉橋鎮人民政府(以處簡稱劉橋鎮政府)簽訂一份關于劉橋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一至四期規劃建設商鋪的開發銷售協議,雙方約定商鋪的建安工程成本由劉橋建投公司全部收回后返還給劉橋鎮政府。2013年2月至2016年3月,劉橋建投公司共收到商鋪銷售款2088.5244萬元。被告人馬騰飛作為劉橋建投公司執行董事兼經理,擅自挪用部分銷售款借貸給他人進行營利活動,數額累計1488.776858萬元。具體事實如下:

        1、2013年2月至2016年3月,以轉賬、現金方式,陸續借給淮北市億園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淮北億園公司)計款1004.862258萬元。2015年6月8日,淮北億園公司歸還劉橋建投公司70萬元。

        2、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以轉賬方式陸續借給蕭縣飲馬泉旅游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蕭縣飲馬泉公司)計款86.4646萬元。

        3、2013年10月至2014年7月,以轉賬、現金方式陸續借給合肥合富商業運營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合肥合富公司)計款397.45萬元。

        公訴機關為支持其指控,向本院提供相關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的供述和辯解等證據。據此認為,被告人馬騰飛的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應當以挪用資金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馬騰飛對起訴書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并自愿認罪。

        被告人馬騰飛的辯護人提出:1、劉橋建投公司系馬騰飛個人投資的個人獨資企業,作為實際投資人,該公司與同為馬騰飛投資(實際控制人)的淮北億園公司、蕭縣飲馬泉公司之間的款項往來不是挪用資金行為。2、劉橋建投公司銷售的房屋相關證件不齊全,劉橋建投公司有返還商鋪銷售款的法律風險,商鋪銷售款的所有權不明。3、馬騰飛對劉橋建投公司的運營投入及向楊某2的借款用于公司事務,均應當從犯罪數額中扣除。4、劉橋建投公司向合肥合富公司的借款應當從犯罪數額中扣除。綜上,認為馬騰飛的行為不構成挪用資金罪。

        經審理查明:2012年6月14日,被告人馬騰飛與劉橋鎮財政所共同發起設立劉橋建投公司,馬騰飛持股比例80%,劉橋鎮財政所持股比例20%,由馬騰飛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經理。2012年12月23日,劉橋建投公司與劉橋鎮政府簽訂關于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一至四期規劃建設商鋪的開發銷售協議,約定由劉橋建投公司對外銷售上述商鋪,商鋪的建安工程成本由劉橋建投公司全部收回后返還給劉橋鎮政府,銷售利潤按劉橋建投公司持股比例進行分配。2013年2月25日,馬騰飛將其持有的劉橋建投公司部分股權轉移至劉某名下,仍由馬騰飛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經理。2013年2月至2016年3月,劉橋建投公司共收到上述搬遷安置區的商鋪銷售款2088.5244萬元。在此期間,馬騰飛利用其職務便利,個人決定以公司名義,將劉橋建投公司管理的商鋪銷售款累計1091.326858萬元出借給由其實際投資、控制的淮北億園公司和蕭縣飲馬泉公司,用于兩公司的經營活動;另以公司名義陸續向合肥合富公司拆借資金累計397余萬元。

        另查明:2016年3月25日,馬騰飛經濉溪縣公安局民警電話通知后到案,并如實供述了上述事實。截止2016年5月底,馬騰飛已將挪用的資金交至劉橋鎮政府。

        上述事實,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下列證據證實,本院予以確認:

        1、立案決定書、受案登記表:2016年3月23日,劉橋鎮政府報案至濉溪縣公安局。同年3月25日,民警電話通知馬騰飛到公安機關,經詢問發現其涉嫌挪用資金罪。同日,濉溪縣公安局決定立案偵查。

        2、到案經過:2016年3月25日,馬騰飛經濉溪縣公安局民警電話通知后到案。

        3、戶籍信息:證明馬騰飛的身份情況。

        4、無犯罪記錄證明:馬騰飛無前科。

        5、工商注冊登記材料復印件:2012年6月14日,馬騰飛與劉橋鎮財政所共同發起設立劉橋建投公司,馬騰飛持股比例80%,劉橋鎮財政所持股比例20%,由馬騰飛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經理。2013年2月25日,馬騰飛將其持有劉橋建投公司40%的股權轉移至劉某名下,仍由馬騰飛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經理。2002年4月5日,馬騰飛投資設立淮北億園公司,后將股東變更為朱某、祁東。2012年3月12日,馬騰飛投資設立蕭縣飲馬泉公司,后將股東變更為唐某2、管某。

        6、開發銷售協議書:2012年12月23日,劉橋建投公司與劉橋鎮政府簽訂關于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一至四期規劃建設商鋪的開發銷售協議,雙方約定由劉橋建投公司負責商鋪銷售、收取銷售款及開發收支核算等工作,商鋪的建安工程費成本由劉橋建投公司全部收回后返還給劉橋鎮政府,銷售利潤按劉橋建投公司股本比例進行分配。

        7、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商鋪開發、竣工、工程結算的相關材料:該搬遷安置區商鋪開發、竣工審核的相關材料。

        8、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一至四期商鋪銷售情況的相關資料復印件:劉橋建投公司向仲偉、陳飛、呂秀玲等購房人出售劉橋搬遷安置區商鋪的相關房屋買賣合同及收取銷售款的相關材料。經濉溪縣審計局核算,截止2016年3月底,劉橋建投公司共計收取房屋銷售款(含預收款)2088.5244萬元。

        9、銀行賬戶交易記錄及劉橋建投公司會計憑證復印件:2013年2月至2016年3月,劉橋建投公司分24筆向淮北億園公司出借資金1004.862258萬元。2015年11月至2016年3月,劉橋建投公司分4筆向蕭縣飲馬泉公司出借資金86.4646萬元。2013年10月31日至2014年7月,劉橋建投公司分9筆向合肥合富公司出借資金397余萬元。

        10、劉橋鎮政府、財政所情況說明:證明劉橋建投公司已將全部商鋪銷售款交至鎮財政。劉橋鎮財政所賬務沒有反映出資1000萬元入股劉橋建投公司。劉橋鎮財政所沒有參與劉橋建投公司經營活動,沒有參與分紅。

        11、本院民事判決書:2015年10月12日,本院以(2015)濉民一初字第02531號民事判決,確認劉橋建投公司在沒有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的情況下,與朱某某簽訂的濉溪縣劉橋鎮恒源路東D008#商鋪的房屋買賣合同,違反了法律強制性規定,應為無效;劉橋建投公司應當賠償朱某某因此受到的損失。判決該房屋買賣合同無效;劉橋建投公司返還朱某某購房款351541元及利息。

        12、證人李某的證言:2011年3月至2016年3月任劉橋鎮政府鎮長。2012年,劉橋鎮財政所與馬騰飛投資設立劉橋建投公司,注冊資金5000萬元,馬騰飛出資4000萬元,劉橋鎮財政所出資1000萬元,但劉橋鎮財政所沒有實際出資。2012年年底,劉橋鎮政府與劉橋建投公司簽訂劉橋鎮塌陷區搬遷安置區一至四期的商鋪開發銷售協議。由劉橋鎮政府出資進行商鋪開發,邊開發邊辦理土地出讓手續,并委托劉橋建投公司銷售。劉橋建投公司共給了劉橋鎮政府三次錢,前兩次是繳納的其他項目的征地款540萬元,2015年6月繳納售房款300萬元。

        13、證人劉某的證言:馬騰飛將劉橋建投公司40%的股份轉到其名下,但其沒有實際出資,未實際擁有該公司股份。其不參與公司的任何經營,只是掛個名,不實際擁有該公司股東權利。其向劉橋建投公司借過錢,但錢是用于俊橋國際汽車城項目的招商備用金,這個項目也是劉橋建投公司具體招商的項目。后來這些借款基本沒有用到,其又還給了公司。

        14、證人張某1的證言:2006年4月至2016年3月任劉橋鎮財政所所長。2012年,劉橋鎮財政所與馬騰飛共同投資設立劉橋建投公司,但劉橋鎮財政所沒有實際出資。公司成立后,劉橋建投公司的所有支出都是馬騰飛自己決定,不征求劉橋鎮財政所的意見。劉橋鎮財政所集資103萬元,但沒有實際借給劉橋建投公司使用,一直存在其個人卡上,后來紀委查這件事,已退給了集資的個人。期間,張某4和李某曾安排其到劉橋建投公司領取30萬元的集資分紅錢分給集資人。

        15、證人馮某的證言:2013年1月至2015年3月任劉橋建投公司會計,之后是楊某1。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從第一期開始時就是其經手收取銷售款。經查看劉橋建投公司的會計憑證,劉橋建投公司對外借款的情況如下:2013年2月5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5萬元;2013年7月16日,淮北億園公司補借據60萬元,其中50萬元從其個人賬戶轉給孫某;2013年10月30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500萬元,分3筆匯給孫某,第一筆是其農行卡匯的289萬元,第二筆是其農商行卡匯的66萬元,第三筆是劉橋建投公司農商行賬戶匯的145萬元;2015年2月13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60萬元;2015年3月11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30萬元;2013年10月31日,賬面上借給王某100萬元,可能是當年4月24日付給王某的錢,記不清怎么支付的了;2013年12月9日,借給王某50萬元;2013年12月31日,借給王某25萬元;2014年1月29日,借給王某60萬元;2014年1月30日,以現金形式借給王某2.45萬元;2014年3月6日,借給王某20萬元;2014年3月20日,借給王某30萬元;2014年6月20日和7月16日,賬面上分別借給王某100萬元,記不清怎么支付的了,可能是以前付錢沒有記賬。其從來沒有見過王某,是馬騰飛安排其匯過去的。

        16、證人楊某1的證言:2015年3月底至2016年3月初任劉橋建投公司會計。公司主要業務是賣商鋪門面,老板叫馬騰飛,還有個黃總,平時公司報銷日常費用由黃總簽字,大額支出由馬總簽字。除了他們二人,其沒有見過公司其他股東或者負責人。公司對公賬戶有兩個,一個是劉橋農業銀行的公司賬戶,一個是以其個人名義在劉橋信用社開的賬戶(尾號0016),里面的錢都是公司的,記入公司賬目中。公司的售房款收入,有的打到公司賬戶,有的打到其個人賬戶。公司的大額支出主要是淮北億園公司和蕭縣飲馬泉公司向其公司借款,其按馬騰飛的要求向這些公司轉款,都記入公司賬目中。劉橋建投公司對外借款的情況如下:2015年5月29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110萬元;2015年7月2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100萬元;2015年9月11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2萬元;2015年9月14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15萬元;2015年9月20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14萬元;2015年9月26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5萬元;2015年10月15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9萬元;2015年10月26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17萬元;2015年11月16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9萬元;2015年11月27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5萬元;2015年12月15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15萬元;2015年12月29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30萬元;2016年1月18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6萬元;2016年1月22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6萬元;2016年2月5日,借給淮北億園公司5萬元;2015年11月9日,借給蕭縣飲馬泉公司15.3646萬元;2015年12月17日,借給蕭縣飲馬泉公司5萬元;2016年1月29日,借給蕭縣飲馬泉公司26.1萬元。凌某接替其擔任會計時,其把經手的剩余銷售款轉到凌某給的賬戶,2016年3月14日,從其賬戶分兩筆轉至管某賬戶(尾號0024)200萬元;3月15日,轉了133929.29元。

        17、證人凌某的證言:2016年3月任劉橋建投公司會計。公司財務支出由馬騰飛決定。公司以管某的名義開設個人賬戶用來處理公司賬務,后楊某1把她個人賬戶上的2133929.29元錢轉賬到管某的卡上。按照馬騰飛的安排,2016年3月16日匯給淮北億園公司會計張某2118622.58元,匯給蕭縣飲馬泉公司唐某240萬元。

        18、證人孫某的證言:2008年左右到淮北億園公司工作,后來會計竇杰讓其用身份證開個銀行卡(尾號0917),讓其幫忙轉賬和收取一些房款。劉橋建投公司的馮某向其賬戶匯過錢,都是馬騰飛告訴其每次匯多少錢,安排其如何使用。具體情況為:2013年7月16日,馮某匯到其卡上50萬元;2013年10月25日,馮某匯到其卡上289萬元、50萬元、16萬元、145萬元,共計500萬元。其不知道以上匯款是什么錢。2013年2月5日,馮某是否給其5萬元現金,其記不清了。

        19、證人張某2的證言:2014年6月至2016年1月任淮北億園公司現金會計?;幢眱|園公司于2015年2月13日借劉橋建投公司60萬元;2015年3月11日借劉橋建投公司30萬元,以上兩張收據都交給了馮某。2015年5月29日至2016年2月5日期間,淮北億園公司與劉橋建投公司之間的借款情況與楊某1的證言一致,借款收據都是馬騰飛安排其寫的。2016年3月16日,從管某賬戶轉入其賬戶的118622.58元,是馬騰飛安排其用來歸還淮北億園公司貸款利息的。

        20、證人唐某2的證言:2010年9月至蕭縣飲馬泉公司擔任餐飲部經理,2013年擔任副總經理,2014年擔任總經理,2015年4月擔任法人代表。祁東在其公司負責采購。其在蕭縣飲馬泉公司占有10%股份,是馬騰飛許諾給其的,其沒有投入任何股金。蕭縣飲馬泉公司經營中缺少流動資金,其就找馬騰飛要錢,馬騰飛就讓其找劉橋建投公司的楊某1。每一次的錢數都是馬騰飛給楊某1安排好后,其填好借據,楊某1再給其轉錢。具體借款情況:2015年11月9日,借款153646元,用于支付工人工資、支付工程款等;2015年12月份,借款5萬元,用于發放工資等;2016年1月29日,借款26.1萬元,用于發放工資、支付工程款等。另外,2016年3月份,其問馬騰飛要公司的工程款及租地款,馬騰飛安排人匯到其個人賬戶40萬元,匯款人名字叫管某。蕭縣飲馬泉公司由馬騰飛負責,其負責日常管理,遇到大一些的事情,就給馬騰飛匯報。

        21、證人柳某的證言:2012年,其競得劉橋塌陷搬遷安置區二、三、四期商鋪工程,由劉橋鎮政府給其結算工程款。第四期已結算工程款2240萬元;第三期已結算工程款約1325萬元;第二期已結算工程600萬元。

        22、證人董某的證言:2012年,其競得劉橋塌陷搬遷安置區一期商鋪工程。該工程竣工結算工程款300.999萬元,至2016年春節前,劉橋鎮政府已全部結清。

        23、證人黃某1的證言:2013年4月至今任劉橋建投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公司的業務是銷售劉橋鎮政府出資建設的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一、三、四期商鋪。銷售工作始于2013年農歷正月十五,截止于2015年9月,一期賣了29套(含定金),三四期賣了65套(含定金),共計銷售收入1900多萬元。公司換了三個會計,第一個是馮某,第二個是楊某1,第三個是凌某。一開始是委托銷售公司對外銷售,每月費用4萬元,2013年10月份開始,公司自己對外銷售,截止2015年9月,共計發生銷售費用幾十萬元。

        24、證人沈某的證言:淮北東籬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2012年12月份左右,馬騰飛說他在百善租了600多畝地,讓其公司做擔保,從濉溪縣信用社借款500萬元用來購買樹苗的。

        25、證人張某3的證言:2010年年底,其以746萬元轉給馬騰飛一個娛樂休閑山莊,他接手后改名為飲馬泉山莊。2015年2月13日,馬騰飛匯給其10萬元轉讓費;2016年3月份,從唐某2賬戶匯到其妻子賬戶40萬元轉讓費。到現在,馬騰飛已給其716萬元轉讓費,還欠其30萬元。

        26、證人楊某2的證言:2012年劉橋建投公司成立后,其陸續借給馬騰飛13萬元、240萬元、10萬元、300萬元、400萬元。錢是借給劉橋建投公司的,雙方沒有借款協議。

        27、證人黃某2的證言:楊某2說劉橋建投公司需要借錢,讓其給匯錢,沒說是馬騰飛個人借款還是劉橋建投公司借款。2013年3月1日,其分5筆向劉橋建投公司賬戶(尾號0018)匯款300萬元;2013年3月7日,又匯款400萬元。

        28、證人王某的證言:合肥合富公司現金會計。其不認識馬騰飛,但劉橋建投公司給其匯過錢。具體匯款情況:2013年12月9日,匯款50萬元;2013年12月31日,匯款25萬元;2014年1月29日,匯款60萬元;2014年3月6日,匯款20萬元;2014年3月20日,匯款30萬元。這些錢都被用于公司的資金周轉,記不清是否收過現金了。

        29、證人吳某的證言:合肥合富公司總經理。其和馬騰飛互相借過錢,都是為了公司的資金周轉。其不知道馬騰飛借給其的錢是哪來的。其借過現金,記不清借過他多少錢,但錢已經全部歸還了。其公司規模較小,有時記賬有時不記賬,公司賬面不能體現出借款情況。

        30、被告人馬騰飛的供述和辯解:其現在有三個公司,分別是和劉橋鎮財政所一起注冊成立的劉橋建投公司,在淮北注冊的淮北億園公司,在蕭縣注冊的蕭縣飲馬泉公司。劉橋建投公司是2012年成立的,公司注冊資本5000萬元,實際都由其自己出資,鎮里沒有出錢。為了日后分配利潤,劉橋鎮財政所作為股東占20%股份,其占80%股份,由其任公司法人代表。因再加一個股東就只需要網上審批,2013年其讓劉某掛名股東,轉給他40%的股份,但他不參與公司的實際工作。后來劉橋有塌陷搬遷安置工程,主體建設已經由劉橋鎮政府招標進行建設,鎮政府讓劉橋建投公司負責銷售。2012年12月23日,劉橋建投公司與劉橋鎮政府簽訂開發銷售協議,約定四期商鋪由劉橋建投公司開發和銷售,建安工程成本由劉橋建投公司全部收回后返還給劉橋鎮政府,銷售利潤按劉橋建投公司股本比例進行分配,并且這些商鋪的建安工程費需要經專業審計單位進行決算審計。由于當時縣國土部門出現一些問題,四期商鋪的土地手續一直沒有辦下來,其也沒法交錢。劉橋建投公司和劉橋鎮政府沒有約定售房款具體打到哪個賬戶,都是交給劉橋建投公司操作,只約定全部回收后再結算。2013年春節過后開始銷售商鋪,共計賣給了近100戶業主,公司收取總房款有1900萬元左右。前期銷售款打到公司賬戶,后因土地手續沒辦好,商鋪房產證沒有辦,有業主要起訴,怕法院查封公司賬戶,公司就讓會計以個人名義開賬戶,將房款打到會計賬戶上,但這些款項都會記入公司賬目。收到的房款840萬元已經交給劉橋鎮政府了,除此之外,公司營銷成本大概在600萬元左右,其他的錢都被借給淮北億園公司和蕭縣飲馬泉公司周轉。因為劉橋塌陷區的工程還沒有決算,不該給鎮里算賬,其公司管理的售房款是公司的資金,協議沒有約定不能用這個錢,所以,其認為可以動用。向淮北億園公司和蕭縣飲馬泉公司借款都是其簽字同意后,讓會計打到這兩個公司賬戶或者會計賬戶,收款時兩個公司會出具蓋公章的收據,在公司賬目中能體現出來。劉橋建投公司的兩個股東不參與公司事務,其簽字同意就能轉借資金。他們對其轉借資金的事情不知情,其也沒有召開過股東會。經核對賬目,2015年2月13日至2016年2月5日從馮某賬戶和楊某1賬戶轉給淮北億園公司的17筆錢,共計438萬元;2016年3月16日從管某賬戶轉款118622.58元用于歸還淮北億園公司貸款利息;2013年10月25日從馮某、劉橋建投公司賬戶轉給淮北億園公司共計500萬元;從楊某1賬戶和管某賬戶轉給蕭縣飲馬泉公司的4筆錢,共計86.4646萬元。這些錢都是其私自決定借給這兩個公司使用的,沒有經過另外兩個股東同意。2013年10月至2014年7月,其個人決定將公司資金分9筆出借給王某(合肥合富公司),共計487.45萬元,用于資金周轉,至2016年5月,借款已經全部歸還。

        本院認為:被告人馬騰飛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1091.326858萬元用于本人投資企業的經營活動,數額巨大,其行為已構成挪用資金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馬騰飛經濉溪縣公安局民警電話通知后到案,并如實供述所犯罪行,系自首,依法從輕處罰;其已將挪用的資金交至劉橋鎮政府,酌情從輕處罰。

        辯護人關于劉橋建投公司系馬騰飛投資的個人獨資企業及其向淮北億園公司、蕭縣飲馬泉公司轉移資金的行為不是挪用資金的辯護意見。經查,劉橋建投公司系馬騰飛與劉橋鎮財政所共同發起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具有獨立法人資格,并非個人獨資企業;馬騰飛利用職務便利,挪用劉橋建投公司管理的資金用于本人其他投資企業的經營活動,屬于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辯護人關于劉橋建投公司有退還購房款的法律風險,挪用的商鋪銷售款權屬不明的辯護意見。經查,根據劉橋建投公司與劉橋鎮政府簽訂的開發銷售協議,商鋪的建安工程費成本由劉橋建投公司全部收回后返還給劉橋鎮政府??梢?,商鋪銷售款系劉橋建投公司依照銷售協議收取的,暫時管理的財產,可以作為本案的犯罪對象。且劉橋建投公司在收取銷售款后,曾因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的情況下與購房人簽訂房屋買賣合同,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被本院認定為合同無效,并判令劉橋建投公司返還購房款及相應利息。其他已售商鋪亦或存在相同的合同效力問題。據此,劉橋建投公司更應當妥善保管已收取的銷售款,隨時準備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如違反法律規定隨意轉移、挪用,將對購房人的合法權益產生直接影響。綜上,馬騰飛的行為符合挪用資金罪的犯罪構成,應當以挪用資金罪定罪處罰,以上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不予采納。辯護人關于馬騰飛對劉橋建投公司的運營投入及向楊某2的借款用于公司事務,均應當從犯罪數額中扣除的辯護意見。經查,馬騰飛對劉橋建投公司的運營投入是其履行股東出資義務而依法應當繳納的資金,該資金繳入公司后,即為公司所有的財產。故該運營投入不能從犯罪數額中扣除;馬騰飛、劉橋建投公司與楊某2之間的民間借貸糾紛,與本案涉及的挪用資金行為不具有關聯性。此節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辯護人關于劉橋建投公司向合肥合富公司的借款應當從犯罪數額中扣除的辯護意見。經查,2013年10月至2014年7月間,馬騰飛個人決定,以劉橋建投公司名義向合肥合富公司累計拆借資金397余萬元,后合肥合富公司陸續歸還。此部分出借資金均已記入公司財務賬簿。根據現有證據不能證明馬騰飛本人在資金拆借過程中謀取了個人利益。故此部分資金拆借行為,不宜作為犯罪處理。此節辯護意見成立,予以采納。根據馬騰飛的犯罪情節和悔罪表現,沒有再犯罪的危險,適用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可宣告緩刑。案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馬騰飛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淮北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四份。

        審 判 長  丁 峰

        審 判 員  孫連祥

        人民陪審員  張 玲

        二〇一八年六月五日

        書 記 員  牛澤晨

        馬騰飛犯挪用資金罪一案刑事復查駁回申訴通知書

        發布日期    2019-09-17

        安徽省淮北市中級人民法院駁 回 申 訴 通 知 書

        (2019)皖06刑申16號

        馬騰飛:

        你因公訴機關指控你犯挪用資金罪一案,不服安徽省濉溪縣人民法院(2017)皖0621刑初293號刑事判決及本院(2018)皖06刑終139號刑事裁定,以“劉橋建投公司系馬騰飛實際投資設立的個人獨資公司,劉橋鎮財政所系掛名股東,原判認定事實不清、量刑過重”為由,向本院提出申訴,請求再審改判。

        申訴人馬騰飛犯挪用資金罪一案,不僅有劉橋建投公司工商注冊登記材料復印件、劉橋建投公司與劉橋鎮政府簽訂的關于劉橋鎮塌陷搬遷安置區一至四期規劃建設商鋪的開發銷售協議書、銀行賬戶交易記錄及劉橋建投公司會計憑證、劉橋鎮人民政府、劉橋鎮財政所出具的情況說明等相關證據,還有數位證人的證言等相關證據在卷佐證,上述證據與馬騰飛在公安機關的供述能夠相互印證,且證人證言與相關書證亦相互印證。馬騰飛申訴稱劉橋建投公司系馬騰飛實際投資設立的個人獨資公司,劉橋鎮財政所系掛名股東,原判認定事實不清、量刑過重。經查,依據工商注冊登記材料復印件、開發銷售協議書等材料能夠證明劉橋建投公司系馬騰飛與劉橋鎮財政所共同發起設立,該公司系有限責任公司,馬騰飛持股比例80%,劉橋鎮財政所持股比例20%,且劉橋鎮政府將投資建設的商鋪交由劉橋建投公司對外銷售為公司賺取利潤,雙方約定銷售利潤按照持股比例分配,馬騰飛關于劉橋建投公司系個人獨資公司的申訴理由不能成立。原審查明馬騰飛利用其擔任劉橋建投公司法定代表人等職務的職權便利,私自挪用該公司的銷售款,認定其行為構成挪用資金罪并無不當。馬騰飛復查期間未能提供有效證據足以推翻原判認定的事實,其申訴理由不能成立。

        綜上,原判綜合全案案情,考慮到你系自首且已將挪用資金退還等情節,決定對你予以從輕處罰,認定事實清楚,定性準確,量刑適當。你提供的證據不能推翻原審認定的事實,申訴理由不能成立。你的申訴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的再審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七十五條之規定,對你的申訴予以駁回,望你服判息訴。

        特此通知

        二〇一九年八月十五日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大俠既然來過,何妨留下墨寶)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1. 實務法規
        2. 老板法稅顧問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欧美高清无线视频传输系统,XXXX videosHD,四大美人的艳史完整版
      1.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2.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