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

        【虛開專票罪】電料公司無實際交易為他人虛開專票,讓他人為自己虛開,構成虛開專票罪、判處罰金50萬元。蔣某作為法人代表、以虛開專票罪的主犯論處判刑14年,同伙朱某以“從犯”論處、判刑3年:(2016)蘇04刑終347號

        導言:

        電料公司對外虛開的對象包括申請IPO企業無錫鑫宏業線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22715日提交招股書申報稿)的前身無錫鑫宏業線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于20141月至20151月間,在與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蔣士成、朱雯亞通過程亞江、錢文男(均已被判決)向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27份,稅額合計人民幣354.01萬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向無錫市錫山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案發后,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已補繳全部稅款(經大力稅手查閱招股書等申請文件,未披露收受虛開的違法情況)。image.png

        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蔣士成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二審刑事裁定書

        發布日期   2017-09-07

        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刑 事 裁 定 書

        (2016)蘇04刑終347號

        原公訴機關常州市金壇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蔣士成,男,1981年9月26日生,漢族,江蘇省宜興市人,初中文化,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住江蘇省宜興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5年5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6日被逮捕。

        辯護人楊駿,江蘇孟元強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組織機構代碼08318717-2,住所地江蘇省常州市金壇區儒林鎮園區西路16號,法定代表人蔣士成。

        訴訟代表人蔣正國,男,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員工。

        原審被告人朱雯亞,女,1987年1月14日生,漢族,江蘇省宜興市人,大專文化,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主辦會計,住江蘇省宜興市。因涉嫌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5年5月21日被取保候審。

        常州市金壇區人民法院審理常州市金壇區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原審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一案,于2016年12月5日作出(2016)蘇0482刑初107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蔣士成不服,提出上訴。2017年3月23日,江蘇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向本院提出需要補充偵查,本院于當日作出延期審理決定,同年4月21日,本院根據江蘇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申請,決定恢復審理;2017年6月20日,該院再次向本院提出需要補充偵查,本院于當日決定延期審理,后于同年7月19日根據該院申請決定恢復審理。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蘇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項至陵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蔣士成及其辯護人楊駿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原審人民法院判決認定,2014年1月至2015年2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天津友盟德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無錫市曙光電纜有限公司等單位之間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伙同朱雯亞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449份,稅額合計人民幣33611157.02元,并向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17份,稅額合計人民幣14389693.83元,共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566份,稅額合計人民幣48000850.85元。具體事實分述如下:

        1、2014年1月至8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天津友盟德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天津軒煜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李懷發、孫佩軍(均已被判決)接受天津友盟德金屬制品銷售有限公司、天津軒煜金屬制品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174份,稅額合計人民幣7991941.56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向常州市金壇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孫佩軍退出人民幣155萬元用于補繳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國家稅款損失。

        2、2014年1月至2015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程亞江、錢文男(均已被判決)向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27份,稅額合計人民幣3540074.77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向無錫市錫山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案發后,無錫鑫宏業特塑線纜有限公司已補繳全部稅款。

        3、2014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揚州市創德電器線纜廠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史龍強(已被判決)向揚州市創德電器線纜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額人民幣61025.75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揚州市創德電器線纜廠向揚州市廣陵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案發后,揚州市創德電器線纜廠已補繳全部稅款。

        4、2014年9月至1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杭州奧宇金屬制品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史龍強(已被判決)向杭州奧宇金屬制品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3份,稅額合計人民幣363229.38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杭州奧宇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向建德市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杭州奧宇金屬制品有限公司退出全部稅款。

        5、2014年12月至2015年2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江蘇御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史龍強(已被判決)向江蘇御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2份,稅額合計人民幣95951.29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江蘇御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向丹陽市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江蘇御石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退出全部稅款。

        6、2015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句容市安科電子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史龍強(已被判決)向句容市安科電子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2份,稅額合計人民幣50854.84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句容市安科電子有限公司向句容市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句容市安科電子有限公司退出全部稅款。

        7、2015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上海倍升電子科技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史龍強(已被判決)向上海倍升電子科技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額人民幣21797.6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上海倍升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向上海市金山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上海倍升電子科技有限公司退出全部稅款。

        8、2014年4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宜興市軍豪電工材料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周國軍(已被判決)接受宜興市軍豪電工材料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5份,稅額合計人民幣149948.65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向常州市金壇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審理期間,周國軍退出人民幣149948.65元用于補繳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國家稅款損失。

        9、2014年5月至2014年7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常州市宇征車輛電器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蔣棟梁、周建祥(均已被判決)向常州市宇征車輛電器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4份,稅額合計人民幣418470.75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常州市宇征車輛電器有限公司向常州市武進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案發后,常州市宇征車輛電器有限公司已補繳全部稅款。

        10、2014年5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大連源鑫泰實業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莊建云(已被判決)接受大連源鑫泰實業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129份,稅額合計人民幣2179476.48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向常州市金壇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審理期間,莊建云退出人民幣70000元用于補繳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國家稅款損失。

        11、2014年7月至12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南京康喬電線電纜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莊建云(已被判決)向南京康喬電線電纜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25份,稅額合計人民幣3373577.79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南京康喬電線電纜有限公司向南京市棲霞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南京康喬電線電纜有限公司退出全部稅款。

        12、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無錫市曙光電纜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莊建云(已被判決)向無錫市曙光電纜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33份,稅額合計人民幣4796188.23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無錫市曙光電纜有限公司向宜興市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無錫市曙光電纜有限公司退出全部稅款。

        13、2014年6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柳州市舜天電線電纜廠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張秋琴(已被判決)向柳州市舜天電線電纜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額人民幣43589.74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柳州市舜天電線電纜廠向柳州市魚峰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14、2014年7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江蘇明遠電纜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張秋琴(已被判決)向江蘇明遠電纜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額人民幣21794.87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江蘇明遠電纜有限公司向宜興市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15、2014年8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宜興市軍豪電工材料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張秋琴(已被判決)向宜興市軍豪電工材料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份,稅額人民幣74119.97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宜興市軍豪電工材料有限公司向宜興市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16、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常州市佳璐機械廠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通過周章祥(已被判決)及蔡福良(另作處理)等人向常州市佳璐機械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6份,稅額合計人民幣72655.95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常州市佳璐機械廠向常州市武進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審理期間,常州市佳璐機械廠已補繳全部稅款。

        17、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上蔡驛都鑫生商貿有限公司、汝南縣海瀛貿易有限公司均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曹福臣、孫斌釗、劉長建(均已被判決)接受上蔡驛都鑫生商貿有限公司、汝南縣海瀛貿易有限公司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141份,稅額合計人民幣23289790.33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向常州市金壇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在相關案件辦理期間,劉長建退出人民幣160萬元用于補繳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國家稅款損失。

        18、2015年1月間,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上海紅旗電纜(集團)有限公司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由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通過韓小君(已被判決)向上海紅旗電纜(集團)有限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共計10份,稅額合計人民幣1456362.9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由上海紅旗電纜(集團)有限公司向上海市松江區國家稅務局申報抵扣。

        案發后,上海紅旗電纜(集團)有限公司已補繳全部稅款。

        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事實。

        上述事實,不僅有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的供述,還有證人李懷發、周國軍、莊建云、程亞江、史龍強、張秋琴、韓小君、孫佩軍、駱紅衛、楊伯濤等人的證言筆錄,辨認筆錄,相關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稅務機關出具的稅款已抵扣證明及發票明細,銀行賬戶明細,江蘇省暫扣款專用收據,常州市金壇區人民法院已生效的孫佩軍、莊建云、程亞江、史龍強、張秋琴等人的刑事判決書,宜興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官林派出所民警出具的抓獲經過,常州市公安局金壇分局濱湖派出所民警出具的案發經過等證據在卷佐證。

        原審人民法院認為,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他人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告人蔣士成作為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被告人朱雯亞作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亦應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承擔刑事責任,該二人屬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蔣士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應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朱雯亞起次要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所犯罪行,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庭審中,二被告人自愿認罪,均可酌情從輕處罰。根據被告人蔣士成、朱雯亞的犯罪情節、認罪態度和悔罪表現,對蔣士成予以從輕處罰,對朱雯亞予以減輕處罰并可宣告緩刑。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三十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之規定,作出如下判決:一、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二、被告人蔣士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三、被告人朱雯亞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緩刑考驗期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四、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造成的國家稅額損失應當追繳,上繳國庫。

        宣判后,蔣士成上訴稱:本案中其不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牟利,其企業的運作對地方就業、納稅有一定貢獻;其沒有指使員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不是主犯,原判決對其量刑過重等。

        辯護人提出上訴人在一審庭審中能自愿認罪,二審中對犯罪事實也供認不諱,上訴人作為企業的法人代表,有其管理責任,但不能一概認為其應當承擔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全部責任;不排除地方政府為提高政績要求企業虛開的情形。

        江蘇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出庭檢察員的出庭意見認為,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經審理查明,原審人民法院判決認定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蔣士成、原審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原審被告人朱雯亞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事實無誤,原審人民法院經庭審質證的一系列證據足以證實上述犯罪事實,本院予以確認。另查明,上訴人蔣士成的檢舉揭發材料未能查證屬實。

        本院認為,原審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在與他人無實際購銷經營活動的情況下,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讓他人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其行為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上訴人蔣士成作為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原審被告人朱雯亞作為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亦應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承擔刑事責任,該二人屬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上訴人蔣士成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應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原審被告人朱雯亞起次要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上訴人蔣士成、原審被告人朱雯亞歸案后均能如實供述所犯罪行,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一審庭審中,上訴人蔣士成、原審被告人朱雯亞都自愿認罪,均可酌情從輕處罰。根據上訴人蔣士成、原審被告人朱雯亞的犯罪情節、認罪態度和悔罪表現,對蔣士成予以從輕處罰,對朱雯亞予以減輕處罰并可宣告緩刑。

        對于上訴人蔣士成所提本案中其不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牟利,其企業的運作對地方就業、納稅有一定貢獻;其沒有指使員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其不是主犯,原判決對其量刑過重等上訴理由。經查,上訴人蔣士成在一審庭審中對自己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其作為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法定代表人,對該公司的經營管理等方面全面負責,其在共同犯罪中明顯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其二審所提沒有指使員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翻供理由不足;其稱不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牟利,實際由于其公司虛開進項增值稅專用發票,在其公司開出銷項增值稅專用發票時可以抵扣稅款,其公司從中獲取利益,其稱企業的運作對地方就業、納稅有一定貢獻與本案關聯性不大;原審人民法院已綜合其量刑情節對其從輕處罰,量刑并無不當。故其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對于辯護人所提上訴人在一審庭審中能自愿認罪,二審中對犯罪事實也供認不諱,上訴人作為企業的法人代表,有其管理責任,但不能一概認為其應當承擔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全部責任;不排除地方政府為提高政績要求企業虛開的情形。經查,上訴人蔣士成一審庭審能自愿認罪,原審人民法院在量刑時已經予以考慮;上訴人蔣士成在二審庭審有部分翻供情節;上訴人蔣士成作為原審被告單位江蘇長潤電工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法定代表人,且系共同犯罪中的主犯,應對其參與或者組織、指揮的全部犯罪處罰,即應當承擔本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全部責任;地方政府為提高政績鼓勵企業虛開的情形沒有證據佐證。故辯護人所提辯護意見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江蘇省常州市人民檢察院出庭檢察員的出庭意見成立,本院予以采納。原審人民法院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  孔祥俊

        審判員  王 偉

        審判員  沈 翔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日

        書記員  丁少華



        聲明:我們的信息來源于合法公開渠道,或者是媒體公開發布的文章,非常感謝作者的成果與意見分享。本轉載非用于商業獲利目的,對于原內容真實性未進行核實,且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供學習參考之用。如文中內容、圖片、音頻、視頻等侵犯到第三方的知識產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如您認為相應的信息影響到您,或因有相應的政府部門的要求,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0 個回復 (溫馨提示: 后臺審核后才能展示 !

        (大俠既然來過,何妨留下墨寶) 要回復請先 登錄注冊

        1. 實務法規
        2. 老板法稅顧問
        3. 商城
        4. 工具
        5. 芥末市場
        欧美高清无线视频传输系统,XXXX videosHD,四大美人的艳史完整版
      1.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2.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