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

        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張夏鑫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發布日期   2019-01-22  

        江蘇省高郵市人民法院刑 事 判 決 書

        (2018)蘇1084刑初6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高郵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普陀區梅嶺北路400弄29號201-X室,實際經營地上海市普陀區寧夏路201號11樓H座,法定代表人張某甲。曾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7年1月18日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

        訴訟代表人倪玨敏,1985年12月26月生,原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職工。

        被告人張某某,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曾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7年1月18日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九個月,在上海市五角場監獄服刑?,F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7年6月16日被高郵市公安局押解至寶應縣看守所。

        辯護人蓋小軍,江蘇民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徐麗華,江蘇民泰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溫某,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實際經營人。曾因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017年1月18日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在上海市白茅嶺監獄服刑?,F因涉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7年6月21日被高郵市公安局押解至高郵市看守所。

        辯護人王俊,江蘇忠信義律師事務所律師。

        江蘇省高郵市人民檢察院以郵檢訴刑訴[2017]629號起訴書指控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被告人張某某、溫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于2018年1月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適用普通程序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江蘇省高郵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馮步勤、代理檢察員張渝出庭支持公訴,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訴訟代表人倪玨敏、被告人張某某及其辯護人蓋小軍、徐麗華、被告人溫某及其辯護人王俊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13年11月至2015年4月,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捷祿公司)實際經營人張某某、溫某,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訂立虛假合同、循環資金走賬、制作虛假入庫單等手段,通過捷祿公司為高郵市鑫能電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鑫能公司)、浙江匯同電源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同公司)、江蘇雙樂化工顏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雙樂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稅額合計人民幣34590512.73元。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的規定,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張某某、溫某作為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觸犯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三十一條的規定,應當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張某某、溫某屬共同犯罪。被告人張某某、溫某在判決宣告后,刑罰執行完畢前,還有其他罪沒有被判決,應當數罪并罰。被告人溫某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同案犯,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被告人張某某犯罪后自首,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被告人張某某對公訴機關的指控未提出異議。

        被告人張某某的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是:1、犯罪數額應扣除前案判決的捷祿公司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的進項稅額2809158.19元;2、被告人張某某有自首、認罪、退贓情節;3、被告人張某某向公安機關提供了黃某某的基本信息和所在地點,屬協助抓捕同案犯,是立功。

        被告人溫某辯解稱,1、黃某某與捷祿公司屬于掛靠關系,捷祿公司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其沒有參與組織實施,不屬于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不構成犯罪;3、其構成自首。

        被告人溫某的辯護人提出的辯護意見是:1、黃某某與捷祿公司屬于掛靠關系,捷祿公司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2、被告人溫某負責人事和行政,未參與策劃和指揮虛開發票行為,指控其犯罪證據不足;3、被告人溫某有自首、立功情節。

        經審理查明:2013年至2015年,黃某某(已判刑)向鑫能公司、匯同公司、雙樂公司銷售鉛錠,以支付票面金額6.3%至6.7%開票費的方式,讓被告單位捷祿公司為自己向上述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2013年11月至2015年4月,被告單位捷祿公司實際經營人被告人張某某、溫某,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訂立虛假合同、循環資金走賬等手段,以被告單位捷祿公司為銷售方,向鑫能公司、匯同公司、雙樂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稅額合計人民幣34590512.73元。具體分述如下:

        1、2014年9月至2015年4月,被告單位捷祿公司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上述手段,向鑫能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24份,虛開稅款合計人民幣2014216.71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被鑫能公司抵扣。

        2、2014年4月至2014年10月,被告單位捷祿公司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上述手段,向匯同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170份,虛開稅款合計人民幣19356146.61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被匯同公司抵扣。

        3、2013年11月至2015年4月,被告單位捷祿公司在沒有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通過上述手段,向雙樂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819份,虛開稅款合計人民幣13220149.41元,上述增值稅專用發票已被雙樂公司抵扣。

        2015年5月8日上午,被告人溫某接電話通知主動至上海普陀區國家稅務局接受公安機關調查,并按民警要求電話通知被告人張某某至捷祿公司接受調查。當天上午,被告人張某某至該公司接受調查。2016年10月31日,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法院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捷祿公司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判處張某某有期徒刑四年九個月,刑期自2015年5月8日起至2020年2月7日止,判處溫某有期徒刑四年,刑期自2015年5月8日起至2019年5月7日止。2017年1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判決維持上述判決。2016年2月29日,被告人張某某、溫某在高郵市公安局向其核實相關情況時主動如實供述了本案主要犯罪事實。案發后,被告單位捷祿公司退出人民幣10萬元。

        上述事實有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被告人張某某的供述及辨認筆錄,證實其與溫某是捷祿公司的實際經營人,其占70%的股份,溫某占30%的股份。捷祿公司與匯同公司、雙樂公司、鑫能公司無真實業務往來,其也不認識三家公司的人,公司開具給上述公司的發票都是業務員丁某跟黃某某談,收取票面金額6.3%、6.5%、6.7%點數虛開發票。黃某某沒有掛靠捷祿公司,其與黃某某是通過丁某介紹認識,丁某跟黃某某談好虛開發票后向其和溫某報告,其與溫某商量覺得可以做,才同意丁某的報告。丁某拿他所做發票業務利潤13%的提成。

        開發票的流程:先是受票公司的人聯系黃某某,確定貨物的單價、數量,談好后黃某某將情況告訴丁某,丁某將其公司跟受票公司的合同做好,蓋好公司印章,傳真給受票公司蓋章后將合同傳真回到捷祿公司,之后受票公司按照合同上的貨款將資金打到捷祿公司銀行賬戶上,由捷祿公司出納王某甲向其和溫某匯報后將資金打到裘某的個人銀行賬戶上,再轉到徐某甲的個人銀行賬戶上,最后扣除開票費后由王某甲將資金打到黃某某提供的個人銀行賬戶上。操作完資金后,丁某再找公司的財務將增值稅專用發票開出來,將發票快遞給受票公司。

        2、被告人溫某的供述及辨認筆錄,證實其與張某某是捷祿公司實際負責人,其不認識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的工作人員,捷祿公司與三家公司沒有業務往來,開具給三家公司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都是丁某負責聯系、經辦,丁某提成開票利潤的13%,每個月財務會將業務員提成表交其和張某某簽字。2014年春節前后,在公司聽到丁某向張某某匯報高郵黃某某向公司購買發票。張某某與丁某沒有對其說過黃某某掛靠的事情,黃某某也沒有與捷祿公司訂立掛靠合同。捷祿公司通過買賣增值稅專用發票所獲取的利益都歸公司所有,實際上就是其與張某某所有,其從公司拿過90萬元。每個月公司財務會向其和張某某報一份財務報表,顯示公司當月利潤及其和張某某從公司拿錢情況。如果公司資金匯出需得到其與張某某的簽字審批,如果匯入的錢不是公司的,匯出就不需其審批。后期會計王某甲將扣除開票點數的資金匯出后會發送短信給其和張某某。其并證實捷祿公司向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流程,與張某某的供述一致。

        3、證人丁某(捷祿公司業務員)的證言及辨認筆錄,證實其代表捷祿公司和安陽濤升公司、高郵鑫能公司、浙江匯同公司等發生過業務關系,還有的公司名稱不記得了。其做公司的虛開發票業務是找到下游公司,老板張某某審核后給其一個價格范圍,下游公司同意后其負責做合同,合同做好老板蓋章后傳真給下游公司,對方再傳真回來,等對方公司打錢到捷祿公司,進賬后核對公司名稱,寫單子給老板簽字后交財務室,老板會安排財務扣除談好的手續費按照之前對方提供的個人賬戶轉賬,后會計將增值稅發票開好,其寄給下游公司。

        黃某某聯系其問有無增值稅專用發票,其向張某某匯報后跟黃某某談好開票費為6.5%,后開票費降到6.3%。為鑫能公司開票具體流程是:黃某某告知其發給鑫能公司貨物的總量、單價及總金額,其按黃某某提供的信息做合同,買賣雙方分別是鑫能公司和捷祿公司,后其將合同給張某某看并加蓋捷祿公司印章,其再將合同傳真給鑫能公司,等合同回傳、貨款到賬,其即找王某甲核對是哪個公司打過來的款項,核對無誤后其在白紙上寫“鑫能公司到了多少錢”交給張某某,張某某核對后在單子上簽字,其將單子交給王某甲,由王某甲操作銀行轉賬,扣除開票費后將貨款退給黃某某提供的朱幫榮的個人銀行卡上。發票開出來后,其將發票寄給鑫能公司,其會獲得捷祿公司虛開發票獲得的純利潤的13%的提成。捷祿公司沒有真實的貨物給鑫能公司,黃某某是否真的有貨物其不清楚。

        4、同案人黃某某的供述、證人陳某的證言以及朱幫榮、王作月、陳某的銀行開戶記錄,證實朱幫榮、王作月、陳某是黃某某親戚,名下尾號為8875、8078、5777的銀行卡開戶所留電話系黃某某的手機號碼,銀行卡由黃某某控制使用。

        5、證人王某甲(捷祿公司出納)的證言,證實捷祿公司向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具體是丁某負責。如果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有錢到賬,丁某會告訴哪家公司到了多少錢,其找張某某要U盾到網上核查,之后丁某會寫一個付款申請單,注明哪家公司進來多少錢、扣除多少票點、剩余打到哪個賬戶等相關信息,付款申請單經張某某、溫某簽字確認,最后通過網銀匯款,將這三家公司打進來的錢先后轉到裘某、徐某甲個人銀行賬戶,之后從徐某甲或裘某的銀行賬戶內將這三家公司匯入的資金扣除一定比例(6.5%左右)后打到朱幫榮或者陳某的銀行賬戶上(銀行賬號都是丁某提供),最后根據丁某提供的資料開發票。資金進出情況其會通過電話或手機短信報告張某某和溫某,每個星期會打印兩份公司使用的銀行賬戶資金進出明細表交給張某某和溫某看。只要看到公司的工作表上有張某某、溫某的簽字,其就用裘某的銀行賬戶給各人發基本工資和提成。

        6、開票資料單、王某甲手機短信、王某甲關于捷祿公司股東個人提取費用(分紅)情況說明,證實張某某從捷祿公司提取費用200余萬元,溫某從捷祿公司提取費用90余萬元。王某甲發給張某某及溫某手機短信記有多家公司進多少退多少內容,其中有“高郵鑫能進1015420.5退951450”以及“浙江匯同進來497230.32;0.063退465905,留票點31325.51”等。

        7、證人方某(捷祿公司財務室工作人員)的證言,證實其2014年7月到捷祿公司上班,負責開票,之前是王某甲負責開票。其根據公司跟單員(業務員)提供的內部結算單進行開票,跟單員會在內部結算單上寫明需要開票的公司名稱、品名、數量、單價和總金額。其根據丁某提供的內部結算單,向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開過增值稅專用發票,丁某開票前將內部結算單交給張某某、溫某簽字批準,其要看到張某某、溫某簽字才會開票,如果張某某和溫某只有一人在公司,其看到在公司的老板簽字后就可以開票。其開好增值稅專用發票后就把發票放在公司大廳窗臺上,跟單員會自己去找他們需要的發票。

        8、證人沙某(捷祿公司財務室工作人員)的證言,證實其在捷祿公司上班期間負責納稅申報,開出去的發票記賬聯一般由王某甲和方某提供,收到的增值稅發票記賬聯誰給其,其就根據發票做賬,進行網上申報,捷祿公司向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開過增值稅專用發票。公司的老板是張某某和溫某兩人,有事的時候向他們兩個老板匯報。

        9、證人裘某、徐某甲、王某乙、張某甲的證言,證實捷祿公司實際經營人為張某某和溫某,裘某、徐某甲曾辦過銀行卡給張某某使用。

        10、證人宋某、程某、徐某乙的證言、揚州市華翔有色金屬有限公司情況說明、高郵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證明,證實黃某某承租華翔公司的鍋爐自主對外銷售鉛錠,未繳納社保。

        11、證人張某乙、王某丙、王某丁、馬某甲、馬某乙、楊某、李某、吳某的證言及辨認筆錄、手機通訊錄照片、馬某乙提供的記賬本、機動車查詢信息結果單、匯同公司送貨單、入庫單、雙樂公司送貨車輛登記表,證實黃某某從山東臨沂向張某乙、王某丙等人購買不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鉛,運到華翔公司加工后,黃某某雇駕駛員送貨到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相關運費與黃某某結算。

        12、證人朱某(鑫能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證言及辨認筆錄,證實捷祿公司開給鑫能公司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鉛業務基本上是其與黃某某談的,每次都是電話聯系黃某某談單價、數量,黃某某說有合同傳真過來,后來捷祿公司的傳真過來,其付款至合同上的捷祿公司賬戶,發票是捷祿公司開出寄到其公司。

        13、證人趙某(雙樂公司采購主管)的證言,證實雙樂公司購買鉛錠業務是其與黃某某談的,其提出合作必須要有三證,后黃將捷祿公司三證傳真至其單位。其與黃某某談好具體鉛錠單價和數量后,黃某某讓其與丁某聯系合同及發票的事情,丁會將合同做好傳真過來,其再蓋章傳真過去。一般貨到就付款到捷祿公司賬戶,如當天未付款,黃某某會來電話催款。發票通過快遞寄過來其交公司財務入賬。

        14、銀行交易記錄及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記賬憑證、增值稅專用發票,證實黃某某讓捷祿公司向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數額以及捷祿公司收到鑫能公司、雙樂公司、匯同公司匯款扣除開票費后將資金最終轉到朱幫榮、王作月、陳某的銀行卡。

        15、高郵市、興化市、浙江省吉安縣國稅局抵扣證明,證實本案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抵扣。

        16、上海市普陀區國家稅務局增值稅納稅申報表,證實捷祿公司2013年至2015年納稅申報記錄為2013年8月至2015年5月,銷項稅額總計為18000余萬元,應納稅額總計為9萬余元。

        17、刑事判決書,證實捷祿公司及張某某、溫某曾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被判處刑罰。

        18、辯護人提供的十余份付款憑證及記賬憑證,證實部分憑證未有溫某簽字。

        19、辯護人申請調取的被告人張某某在前案所寫的材料,證實張某某曾向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檢察院寫信陳述溫某未參與前案中張某某單獨虛開增值稅發票的行為。

        20、高郵市公安局受案登記表、發破案經過,證實本案案發情況。

        21、扣押決定書,證實高郵市公安局扣押捷祿公司人民幣10萬元。

        22、人口基本信息、工商登記,證實被告單位及被告人的基本情況。

        上述證據均經當庭質證,證據來源合法,內容客觀真實,足以證實本院上述認定的事實,證據的證明效力應予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單位捷祿公司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被告人張某某、溫某作為被告單位捷祿公司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且屬共同犯罪,依法應予懲處。江蘇省高郵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的事實清楚,罪名準確,應予支持。

        對被告人張某某的辯護人提出的犯罪數額應扣除前案判決的捷祿公司讓他人為自己虛開的進項稅額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前案對捷祿公司判決所認定的事實從行為、時間、數額與本案無法律上的聯系,故本院對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對被告人張某某的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張某某屬于立功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被告人張某某主動供述同案犯的基本信息屬于自首的范疇,公安機關抓獲同案犯地點是在同案犯所在企業,并不是張某某協助抓捕,故本院對該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對被告人溫某及其辯護人提出的黃某某與捷祿公司屬于掛靠關系,捷祿公司不構成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辯解及辯護意見,本院認為,1、被告人張某某、溫某均證實捷祿公司與黃某某之間并無掛靠關系,沒有訂掛靠協議,對于貨物交易情況并不知情,捷祿公司以收取一定開票費的方式為黃某某向受票單位銷售貨物的交易行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這一事實有被告人張某某、溫某的供述證實,與證人丁某、朱某、趙某的證言及送貨單、銀行交易記錄亦相互印證;2、在黃某某與受票單位的交易中,無論是達成合意,還是組織供貨、支付運費、結算最終貨款,均由黃某某實施,捷祿公司與受票單位之間并沒有實際業務往來;3、捷祿公司應黃某某所求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且通過簽訂虛假交易合同、制造虛假資金流,造成票流和資金流表面一致的假象,以掩蓋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實質。捷祿公司僅收取票面金額6.3%-6.7%的開票費,而未將上述開票費繳至稅務部門,亦無證據證明其另行繳納相應增值稅款,造成國家稅款損失。綜上,被告單位捷祿公司的行為符合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構成要件,本院對該辯解及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對被告人溫某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溫某未參與策劃和指揮虛開發票行為,不屬于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直接責任人員的辯解及辯護意見,本院認為,被告人溫某作為被告單位的實際股東、實際經營人之一,參與過讓他人為被告單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明知被告單位為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參與非法利益的分配,相關財務人員亦證實其對資金流轉移、開票行為進行過審批,應當作為被告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追究其刑事責任。對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本院在量刑時予以綜合考量。綜上,本院對該辯解及辯護意見不予采納。

        對被告人溫某及其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溫某是自首的辯護意見,本院認為,被告人溫某系主動歸案,如實供述主要犯罪事實,在庭審中雖有反復,但在判決前明確表示以在偵查機關的供述為準,其對行為性質的辯解不影響自首的認定,故本院對該辯解及辯護意見予以采納。

        對其他合理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

        被告單位捷祿公司、被告人張某某、溫某在判決宣告以后,刑罰執行完畢以前,還有其他罪沒有被判決,應當實行數罪并罰。被告人張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被告人溫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從犯,依法應當從輕處罰;被告人溫某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現,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單位捷祿公司犯罪后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張某某、溫某犯罪后自首,依法可以減輕處罰。被告單位捷祿公司、被告人張某某、溫某退出部分贓款,酌情從輕處罰。

        為維護國家對增值稅發票的管理制度,保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三十條、第三十一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六十八條、第六十九條、第七十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與前罪所判罰金人民幣三十萬元合并,決定執行罰金人民幣八十萬元。

        (罰金限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已執行的罰金不再繳納。)

        二、被告人張某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與前罪所判有期徒刑四年九個月合并,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5月8日起至2023年5月7日止。)

        三、被告人溫某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八個月,與前罪所判有期徒刑四年合并,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5月8日起至2021年5月7日止。)

        四、被告單位上海捷祿金屬貿易有限公司退出的違法所得人民幣10萬元依法予以沒收,上繳國庫,未退出的違法所得繼續予以追繳。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范啟勇

        人民陪審員  許兆定

        人民陪審員  任 銘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九日

        書 記 員  陳海云

        欧美高清无线视频传输系统,XXXX videosHD,四大美人的艳史完整版
      1. <sub id="vfhdg"><mark id="vfhdg"></mark></sub>
        <var id="vfhdg"></var><nav id="vfhdg"></nav>

      2. <nav id="vfhdg"><mark id="vfhdg"></mark></nav>
        <var id="vfhdg"></var>

        1. <var id="vfhdg"><mark id="vfhdg"><del id="vfhdg"></del></mark></var>